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頭狼 > 狼騰虎躍 2089 有兩把刷子
    隨著爆炸聲的泛起,走廊外的腳步先是齊刷刷戛然而止,接著又統一朝遠處奔去,同時還有人情緒激動的呼喊著我聽不懂的語言,料想肯定也不是啥好話,顯然是被爆炸聲給再次引走。

    謝天龍氣定神閑的放下抬起的手臂搖搖腦袋感慨:“業余的就是太業余,比原計劃的早引爆一秒鐘,看來還得加強訓練,唉..”

    腳步聲消失后,謝天龍看都沒看伊德和他那幫手下,徑直掏出一把手槍走到我面前,槍口對準我的腳鐐子道:“走嗎?”

    “我走嗎?”我側脖看向邊上的伊德。

    該說不說,謝天龍這一逼裝的絕對別出心裁,把人都撂倒以后,然后慢悠悠掏出手槍,那意思就是告訴伊德,老子有實力也有魄力突突了你們,但還想給你們留點機會。

    伊德臉上的肌肉像是痙攣似的劇烈抽搐幾下,隨即吐了口濁氣道:“我覺得我有義務幫助朋友澄清事實,也有責任護送朋友正大光明的走出這地方,畢竟你以后不能總用偷渡的方式來和我喝茶團聚。”

    “聽著沒,我朋友要送我走,你們也千萬別再難為我朋友了哈,不然跟你們沒完。”我舉起戴著手銬的兩手指了指謝天龍,高調的裝了個小逼,然后眨巴眼睛道:“跟皇上說一嘴,讓國內轉點我請朋友喝茶的費用。”

    “不用轉,我兜里的零錢就夠。”謝天龍也不知道是沒聽懂還是故意裝傻,隨口接了一句茬。

    “王先生,我想去找找你這起案件的相關負責人,我認為你本人和你的團隊肯定是受到了某種邪惡勢力的要挾。”伊德干咳兩聲,木樁子似的杵在原地訕笑。

    “哎呀,那就麻煩你了老伊。”我裝腔作勢的點頭。

    “只是..”伊德低頭看了眼胸口上的紅點,欲言又止。

    “哦,你說這玩意兒吶?”我昂頭看向謝天龍。

    謝天龍會意的點點腦袋,然后扶了扶左耳上別著的耳塞式對講機低聲道:“土豆土豆,目標已就范,槍口可以橫移。”

    “噗..哈哈哈。”聽到謝天龍的話,我瞬間笑出聲來。

    話音落下,戳在伊德胸口上的紅點就消失了,伊德這才長舒一口重氣。

    “真是麻煩你了老伊。”我笑盈盈的朝著伊德吧唧兩下嘴巴。

    “不礙事。”伊德臉頰蒼白的擺擺手,接著招呼自己的幾個手下一塊往出走,謝天龍也隨即跟了上去。

    “你干啥去呀?”我迷惑的望向謝天龍。

    “我怕他迷路,陪著一起。”謝天龍指了指伊德。

    我撇撇嘴笑罵:“快別扯犢子了,就擱在這塊陪著我吧,你不在,我怕老有人想揍我。”

    謝天龍想了想后,收起來家伙式,直勾勾的站在我旁邊。

    “老伊,我哥們從這屋子里陪著我,你能幫忙解釋通吧?”我沖著已經走到門口的伊德喊了一嗓子。

    “可以的,可以的。”伊德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不多會兒,房間里只剩下我和謝天龍倆人,他看看我,我看看他,誰也沒吱聲。

    我笑了笑問:“你是想問伊德會不會真的服了嗎?”

    “我..”謝天龍蠕動兩下嘴唇,隨即裝作目空一切的模樣冷笑:“我不關心這些亂糟糟的東西,我就是個干活的,讓我干嘛我干嘛。”

    “他不是服了,是覺得再斗下去沒任何意義。”我自言自語的開口:“這類人擱本地如龍如虎,長期養尊處優的心態和脾氣,不會因為一件兩件小事發生改變,他害怕是真的,想要續上天娛斷掉的琴弦,繼續撈錢也是真的。”

    “那他為啥還要多此一舉的跟咱們整這一出?”謝天龍脫口而出,說完以后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指了指耳塞道:“皇上讓我問的昂,我可沒閑心了解這些破事。”

    “買賣無非人情,生意無非人性。”我長嘆一口氣道:“不摸摸咱的底,怎么敢托底,將來拿啥跟咱談合作,這個伊德有兩把刷子,估計從蔣欽沒了以后就起了跟咱合作的心思,但一直隱忍不發,等我主動開口呢,看來我還是太年輕,再等等就好了。”

    最開始我也以為伊德這個老逼養的曬臉是想替自己和已經亡故的郭海和蔣欽吐口惡氣,可就在剛剛我突然發現,即便被狙擊槍的準星指著自己心臟,這個伊德始終沒有哆嗦,我就明白過來,狗日的打心眼里知道我一定不敢真拿他怎么樣,他不過是想試試我們的真正馬力。

    半小時后,我如愿走出了阿瓦士警局。

    警隊門前,幾臺齜哇亂叫的救火車、鳴笛的警車,已經一大堆警員在忙忙碌碌收拾著什么,距離我們不遠處,兩臺完全被炸毀的轎車若有似無的冒著白煙,旁邊還有幾團好像什么東西燒著以后的焦黑印記。

    “得,待會還得再賠丫得兩臺車,你們這手筆是真大吶。”瞟了一眼后,我使勁搓了搓腕子上被手銬勒出來的淤痕呢喃:“問問皇上,打聽出來那個伊德的具體底細沒?”

    “洋蔥洋蔥,收到請回復。”謝天龍點點腦袋,煞有其事的扶了扶耳塞。

    “哦哈哈..”我再次被逗樂,朝著謝天龍問:“話說你們這么性感的代號一定是皇上那個傻犢子起的吧?你叫啥。”

    “我叫青椒,小樹叫土豆,周家兄弟叫茄子,錢龍代號洋蔥。”謝天龍表情正經的回答:“皇上說,不管走到哪,咱都不能忘了家的味道。”

    “活脫脫就是一盤地三鮮呀,牛逼!按照你的文韜武略,一定不會同意才對吧?”我強忍著快要笑意,幾乎憋出內傷。

    起什么代號不是主題,我更好奇的是錢龍是通過什么方式說服謝天龍這個正常人,陪著他們這群虎逼瞎鬧騰的。

    謝天龍抿了抿嘴角呢喃:“石頭剪刀布,我輸了,他們幾個一伙,輪流跟我玩三局兩勝,只要有一個人贏就算贏。”

    瞅著謝天龍一臉委屈的小模樣,這回我再也忍不住了,拍著大腿哈哈大笑:“我皇上哥屬實高。”

    我倆正說話的時候,伊德帶著他那幾個手下走出來,仿佛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笑盈盈朝我握手:“王先生,事情的大概我已經幫你澄清了,還有一些后續的條文需要你晚點再過來親自簽一下名。”

    “麻煩了老伊。”我態度友好的輕拍他的手背。

    伊德清了清嗓子道:“王先生,我認為在達成友好關系之前,應該和你先認真介紹一下我的名字,伊德是我的名字,我其實姓扎卡·巴尼薩德爾·禮薩..”

    “我全名王朗,姓王名朗。”我也收起臉上玩味的笑容道:“老伊啊,咱別從街面上聊天了,顯得怪不禮貌的,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咱們先去我們住的酒店,晚上我再好好請你喝一場。”

    “王先生,我姓扎卡..算了,你愛怎么叫怎么叫吧。”伊德無語的梭了下嘴角,回頭朝著那個亞裔小伙示意:“怎么能讓客人破費呢,古力備車。”

    小伙馬上走到路邊,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盯著他的后腦勺,我眨巴兩下眼睛朝著伊德道:“老伊,從這頭養手下的花費挺大吧?”

    “嗯,是挺大的,比養幾只猛犬消耗更大,最重要的是養犬不會背叛,而養人的話,呵呵呵..”伊德若有所指的淺笑:“我們衣朗有句俗語,叫hamatoonmesehamid.forsattalabvahesabgar。”

    聽著他念經似的嘟嘟囔囔,我頓時間有點懵逼,語言不通就這點障礙,人家可能笑瞇瞇的沖你罵娘呢,你還得傻不愣登的說“三克油”。

    我揪了揪鼻梁,尷尬的笑道:“老伊,我覺得吧,咱往后最好還是用普通話交流,你剛才說那句話究竟啥意思吶?”

    “所有人都一樣狡猾,只對錢殷勤!”謝天龍冷峻的出聲。

    我愕然的望向他:“我日,小龍龍,你能聽得懂?”

    “我以前聽過這句話。”謝天龍雙手插兜,目光直視前方。

    “你的仆人是個人才。”伊德掃視一眼謝天龍,翹起大拇指。

    “他是我兄弟。”我表情認真的糾正,隨即指了指那個叫古扎的亞裔小伙,壓低聲音道:“老伊啊,我怎么感覺他對天娛集團的感情似乎比跟你更深呢。”

    “我親愛的朋友,你的感覺完全正確,很久以前他就在郭的手下做事。”伊德湊到我耳邊聲音很小的呢喃:“我記得你們華夏有句老話叫,只聞新人笑不見舊人哭,是這么說的吧?”

    我摸了摸之前被他砸的淤腫的眼眶,邪笑道:“我們華夏還有句老話叫,狗哭喪、人涼涼,他既然那么痛苦,不如我送他回歸主的懷抱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91街机捕鱼平台 北京pk10怎么玩稳赚 巅峰娱乐棋牌6000娱乐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北京pk10预测走势 老时时360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空 乐虎国际电子游戏官方微信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 新甫京在线娱乐 极速快三技巧透视软件 骰子单双最多连续出现多少次 6码如何倍投才划算 时时彩赚钱 足球即时比分 1908手机通比牛牛 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