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最強真言道統 > 第七十八章 雞落芭蕉
    請求暫停的柳莊,瞬間成為全場焦點。

    柳莊太滑稽,當比試是過家家,做出如此幼稚舉動。

    秦風也誹謗,柳莊還是那個柳莊。

    “真會搞事情。”

    臺上,柳莊申請暫停,李鳳梧見到也吃了一驚,他納悶,停下腳步,不好直接沖上去就打。

    心中氣惱,這是什么樣的對手,心智還未開化就來和他切磋比試。

    齜牙咧嘴,停下來站定,看著柳莊,帶著警告。

    如果少年不做出個解釋,他會讓他死得很慘,會好好蹂躪,解心中恨。

    “何事?”他發問。

    柳莊咽了口氣,雙腿戰戰:“你可真威風,你叫啥名?”

    “李鳳梧!”

    圍觀眾人此刻躁動,不敢相信耳朵。

    “他在干嘛?”

    “估計是怕死,選擇投降,背叛月女神。”

    “那他為什么上擂臺,直接不上啊。”

    “我看他是在示敵以弱…”

    隊伍中幾人也面帶警告,如果柳莊真的做軟骨頭,胳膊肘向外,沒有節操,那他們不會饒了少年。

    “不對,柳莊不是這樣的人。”柳月反應過來,仔細觀察擂臺上的少年。

    果真看出了一些端倪,少年雙腿戰戰,幅度很大,不像是流露恐懼,像故意。

    “他在找死?”柳月喃喃,少年不論耍什么詭計,可在實力強大的李鳳梧面前,效果不大,甚至拉仇恨,死得更快。

    ……

    “李鳳梧,好名字,誰起的?”

    “和你有關嗎?”

    李鳳梧面帶冷色,有警告意味,冷冷道:“小子,下臺吧。”

    少年又是一個暫停手勢,慌慌忙忙道:“帥哥,自從你剛才上臺顯露實力,我就五體投地,想要拜服!”

    柳莊拍馬屁,不管肉不肉麻,只顧舔,舔到少年骨折。

    李鳳梧的神色緩和,不再像之前般怒火中燒,看柳莊的眼神多了一絲柔和,少年阿諛奉承,他很受用,內心蕩漾。

    “我這名字,自有由來。”

    “什么由來?”

    “我出生時,父親黃粱一夢,夢中于一神秘地界中,見到一斑斕古風,棲息落腳于一顆千年梧桐。”

    “故此我名鳳梧。”

    眾人驚嘆,沒想到少年不僅實力強大,手段眾多,連名字都有這樣的由來,不一般,注定不平凡。

    “鳳梧…鳳梧…”柳莊低吟,突然面色一變,大驚失色。

    “萬幸啊,萬幸!”柳莊神色極為驚恐,仿佛看見了極為恐怖的事情,對著李鳳梧驚恐大叫,失了分寸。

    “怎么了?”李鳳梧被其一瞬間大驚失色搞蒙,本就對少年態度緩和,認為少年是一位有眼力的人,值得相交,不似先前那些人,故此關心問道。

    “幸好你父親夢到的是鳳凰落到梧桐樹上,要是夢到雞落到芭蕉樹上…”柳莊搖頭,嘖嘖感嘆,替李鳳梧慶幸。

    “雞落芭蕉?”李鳳梧極為認真,已經把柳莊當成可相交之人,對少年話語疑惑,不知其所指。

    “你想嘛,鳳落梧桐,你叫鳳梧。”

    “雞落芭蕉,那你就叫…”

    柳莊話語至此,戛然而止,后面部分留給少年自行腦補。

    李鳳梧一直認為柳莊為人不錯,懂得借勢,有慧眼,人情練達,此刻按照少年提示思索,突然反應過來。

    臉色瞬間一黑。

    “你找死!”他暴怒,少年蓄勢如此之久,那么長的鋪墊,最終只是為了罵他,這讓他暴跳如雷。

    腳下黑芒閃爍,莫名氣機泄露,就要沖出,結果了少年。

    “等等…”柳莊畏畏縮縮,又做出一個停戰手勢,希望少年不要動手,心平氣和聽他說。

    李鳳梧怎愿再停手,他可不遠傻著被少年拐彎抹角再罵一遍,嗖地沖出,如一頭雷豹。

    “別啊,哥,按照流程,我們應該互相放狠話,然后…”

    話沒說完,李鳳梧的拳頭便至,呼嘯如潮水,直接瞬間壓的柳莊喘不過氣。

    臺下早已哄笑成片,亂成一鍋粥,本以為柳莊是個軟骨頭,沒想到是個鐵憨憨。

    “我大柳莊少年,可敗不可辱!”一少年豪邁。

    “這人好賤。”

    “他這是作死,是頭鐵。”

    秦風此刻反應過來,暗道柳莊絕了,內心稱贊不已,不愧是最會激怒敵人的伙伴。

    “還是這么作死…”他細聲喃喃。

    柳剛本已經醒轉,聽到柳莊溜須拍馬極為憤怒,想上臺將其拎下臺教訓。

    可聽到后來,明白柳莊是在辱罵李鳳梧,且罵得極為高明,哈哈大笑,內心順暢,心中一股郁結悶氣消散。

    由于笑得太大力,傷口迸裂,體表滲血,再度昏迷,不醒人事。

    柳紅衣輕輕一笑:“這小子,雖然油滑,大是大非面前,卻做得很好。”

    “的確。”柳月表示贊同,同時暗暗祈禱,希望柳莊少挨打。

    口上占便宜雖然解氣,可徒逞口舌之勇,代價很大。

    “希望小子別傷筋動骨…”

    李鳳梧催動腳下黑芒,拳頭呼嘯擊出,柳莊張大嘴巴,欲再說些什么,卻被少年氣勢壓得說不出口,支支吾吾。

    索性和李鳳梧拼斗起來,可兩人實力差距顯著,李鳳梧開元后期,柳莊開元初期。

    李鳳梧咬牙,惡狠狠,想到少年性質惡劣,拐彎抹角罵他,更為狠辣,出拳更猛烈。

    三兩拳便將柳莊如石頭般左右擊打,在他的拳頭下,如同沙包,不停挨打。

    他控制力道,不讓實力過份暴露,很小心,不把柳莊打出場外,使其身子在場內橫飛,筋骨咔咔咔,皆錯位。

    他不愿輕易讓柳莊輸掉離場,他要好好折磨少年。

    柳莊被打得嗷嗷怪叫,撕心裂肺,嗓子都扯破,眼淚噴射。

    “嗷嗷嗷…嗷嗷嗷”

    李鳳梧一拳又一拳,將柳莊如同皮球打來打去,盡情折磨他,少年此刻無還手之力,沒有反抗意圖,傷勢越來越重。

    場下伙伴看得揪心,為柳莊捏把汗,這樣重的傷,如若柳莊是淬體境,多半已經被活活打死。

    “銅錠怎么不反抗…”柳剛先前蘇醒,此刻看見柳莊被動挨打,痛心,皮膚又有血液滲透,有昏迷跡象。

    “這小子只會耍嘴皮子!”柳紅衣悲痛大喊,帶著哭腔,他頭一次見伙伴受到這樣的凌辱,那么重的傷。

    臉被踢爛看不出是一張臉,分不清五官,全身骨節錯位,筋膜斷裂發出啪啪之聲。

    少年此刻狀態太慘,不過李鳳梧依舊沒有下殺手,盡情折磨柳莊。

    “不對…”秦風低吟,他很理智,暗暗思考。

    很多時候,柳莊分明可以反抗,卻沒有,而是選擇被動挨打,示敵以弱,很耐人尋味。

    柳月不言語,專注看著,心中有著和秦風一樣的猜測:柳莊這樣做,有目的,心中有鬼。

    可為了達成目的,少年付出的代價太大,渾身血淋淋,溢出的鮮血染紅李鳳梧衣角。

    “哥…別打了。”柳莊翁聲甕氣,聲音幾乎聽不到。

    李鳳梧精神力敏銳,捕捉到周這輕聲的話語,對著少年裂開的耳朵大喊:“你說什么?”

    同時一腳橫掃,將少年掃飛,翻滾到遠處。

    “哥…別打了。”柳莊表面求饒,內心實則很激動,難以按耐,就連體表的嚴重傷勢都要忽略。

    “叫哥就行了嗎?”李鳳梧走上去又是一腳,少年哭哭啼啼,淚流不止,橫飛。

    李鳳梧再次走上前,蹲在趴伏地面的柳莊身前,面帶鄙夷,嫌棄擦了擦衣角鮮血。

    “你們大柳莊,不行。”李鳳梧幾乎貼著柳莊的臉,直接嘲諷,嘲諷之聲不小,蘊含精神力,傳遍周圍。

    臺下青年們悲憤,皆捏拳,想群起而攻之,直接將李鳳梧圍毆至死。

    太猖狂!

    頃刻間,異變突生。

    柳莊嘴角勾起,有笑浮現,緊接著嗖的一聲,眉心一道光飛出,哧溜一聲,擊進李鳳梧額頭。

    嘭,李鳳梧倒飛,滾落遠處地面,不動彈,如若一命嗚呼。

    先前難以壓制怒火,幾乎狂暴的青年們,此刻張大嘴,呆若木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91街机捕鱼平台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台球比分直播网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幸运28pc最快开奖结果 一分钟极速快三技巧 玩一分快三有什么技巧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炸金花安卓版 时时彩6码 阶梯式倍投 qq票秒速时时网页 时时彩网 今晚六开彩开奖开奖结果 二八杠赚钱游戏下载 排三万能六码走势图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