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劍中影 > 第五卷 魔道一念間 第1206章 燕雀引
    夜深人靜,樹多林密。

    一大隊人馬悄然在深林中前進,卻是不知去往何處。

    為首之人,居然是***閣主任逍遙。任逍遙帶著大隊人馬,沿途已經看到許多打斗痕跡。任逍遙有理由相信,這些倭寇都是死于狂笑月歌等幾大劍客之后。

    只是狂笑月歌等人雖然殺傷了不少倭寇,但也算是打草驚蛇了,故而等任逍遙大隊人馬上來,卻已經找不到倭寇行蹤。任逍遙已經收到準確消息,這次上岸對付玉仙閣的倭寇,沒有一千,也至少有八百。

    倭寇們分為數隊,一些人馬沿途劫掠,另一部發人馬繼續追殺玉仙閣逃走之人。

    逍×遙×閣和江湖武林正道緊追過來,卻已經找不到倭寇人馬的行蹤。

    “奇怪!這么多倭寇,怎么突然好像消失了一樣。”任逍遙好奇道。

    “一定是收到風聲,所以找地方藏起來了!”盛志強說道。

    盛志強現在居然成抗倭同盟的盟主,因此現在抗倭同盟的人馬,名義上自然還是由他率領。

    “就算藏起來了,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線索。他們一定就在附近!”唐慕公咬牙道。

    啾啾啾!

    正說著,林中忽然有一只燕雀,在林中不斷啼叫。

    任逍遙等人聞得鳥聲,剛才來到一處地方,卻是發生了激烈打斗之處。任逍遙仔細一看,只見這林中除了有許多新墳之外,還有兩處大隊人馬路過的痕跡。

    任逍遙看著這許多新墳,并不知道里面埋什么人,但料想大多是倭寇,因為這些新墳都沒有木碑,只有兩座新墳上立馬木碑,上面分別寫著“西門開”“西門閉”兩個名字。有武林中人認得這兩人,知道他們是魯南雙雄。只是他們卻不明白,這兩人為何死在了這里?

    既然中原武人墳前立著木碑,那么就說明埋葬這些人的,多半也是中原人,而那些沒有木碑的墳墓,定然就是葬著倭寇了。

    然而,林中雖有倭寇路過的痕跡,但卻是雜亂無章,有往西北方而去的跡象,亦有往正南方向路過的證據。

    “究竟西北方,還是正南方?”兩個方向大致相反,任逍遙也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莫非,倭寇是分成了兩路!”衛嫣猜測道。

    “有可能!但是我們也不知道,第五少俠等人去了哪里?”唐慕公也略有疑慮道。

    也有可能,朝這兩個方向去的,根本就是不同的兩路人馬,其中一路就是第五行等人。

    唐慕公這樣猜測,自然就一定的道理,因為狂笑月歌等人根本沒有留下任何路標,大概也是因為去得太急,所以忘了留暗號。

    本來玉仙閣的弟子留下了不少路標,但是這路標只有玉仙閣的人才看懂。唐慕公等人一路跟來,卻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亦或者說,就算是看見了,也根本不知道他代表著什么。

    啾啾啾!

    小燕雀居然還是不走,而是一直在唐慕公、任逍遙面前飛來飛去。

    任逍遙覺得它十分聒噪,伸手趕了兩次,但那燕雀就是不走,依舊在眾人面前飛來飛去。

    此時任逍遙等人率領著數百名江湖好漢,但一時間找不到倭寇的準確位置,心里也不由得有些焦急。

    這時,衛嫣忽然開始注意到這只燕雀,就好像這只燕雀是在跟他們說話一樣。

    衛嫣于是輕輕走上前去,試探著伸出手去,想去捉住那只燕雀。然而這只燕雀居然一點不怕生人,反而還十分配合,輕輕落在衛嫣的手背上。

    啾啾啾!

    “爺爺,這只燕雀好像在說話!”衛嫣終于忍不住說道。

    經衛嫣這一提醒,唐慕公忽然也警覺起來,因為衛嫣的話,讓他想起了自己傻孫子——唐中。

    “嫣兒,你也聽得懂鳥兒說話?”唐慕公忍不住問道。

    “我聽不懂,不過我是覺得,這鳥兒的確有些古怪。”衛嫣十分肯定地說道。

    這時,大家也都注意到這只燕雀,卻見燕雀慢慢飛了起來,然后又“啾啾啾”叫了兩聲,跟著“撲撲撲”抖了幾聲翅膀,便立馬向南方飛了上去。

    燕雀飛了不遠,卻見眾人還沒跟上,就又愣在半空中,“啾啾啾”地叫個不停。這時,就算是個傻子,也一定明白了小燕雀的意思。

    “它果真是要帶路,咱們跟上去!”任逍遙這時終于確定道。

    任逍遙這些天一直很是奇怪,因為每次自己遇到迷惑困難之時,總有會有高人在暗中指點迷津。任逍遙以前也自認為智勇雙絕,便現在身邊藏著這樣一位高深莫測之人,自己卻居然一直沒能找出那人的身份。

    任逍遙有理由相信,這只燕雀定然又是那位背后高人,指使過來給自己引路的。任逍遙越來越覺得,這位高人極為神通廣大,竟然還能指使鳥獸為自己所用。

    任逍遙于是一人當先,跟著這只燕雀,直往南邊而來。

    很快,任逍遙似乎便明白了,燕雀要帶他們去什么地方了。

    他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梅韻師太跳崖那處懸崖。此時已是夜深人靜,但他們仍然可以借著依稀的月光,看到那高聳入天的獨崖絕壁。

    “又是這兒?”任逍遙越發覺得,這人地方似乎還有許多他們未曾明白的秘密。

    “怎么又到了這兒?”唐慕公也很是好奇,看來他也知道,燕雀要到他們去什么地方。

    只是唐慕公現在更關心的事情,卻是這個燕雀背后,究竟是何方高人在幫助他們?唐慕公甚至越來越覺得,這個控制燕雀的人,可能就是自己的孫子唐中。因為江湖間數百年來,也從未聽說過有人可以與鳥獸溝涌,并且能與它們做好朋友,竟而讓它們為自己所用。

    這世上,惟一一個在這種本事的人,就是自己的孫子唐中。唐慕公絕不相信,這世上除了自己的孫子之外,還好出現第二個有這種本事的人。

    “嫣兒,你是不是見過中兒?”唐慕公終于忍不住問道。

    “沒......沒有啊!”衛嫣吞吞吐吐地說道。

    “那你怎么知道,這鳥兒有古怪?”

    “爺爺不是也看見了么,它一直叫個不停嘛!況且,要是他還活著的話,他肯定會回來見爺爺的。”衛嫣只得極力掩飾道。

    衛嫣也的確說得沒錯,唐中只要還活著,一定會回來的。只是衛嫣現在也不確定,唐中究竟什么時候回來?衛嫣更加弄不明白,唐中并不打算立即回來,究竟是為了什么?

    任逍遙跟著那只燕雀,果然來到了那懸崖之下。只見那懸崖的角落之處,竟然一處隱秘的山洞,山洞里面隱隱傳出火光,而且還有人聲傳出。

    “原來這下面還有一個山洞!”任逍遙這時才明白過來。

    當日梅韻師太跳崖下來,任逍遙他們只找了師太跳下來那一面,而這山洞的入口,卻在師太跳崖處的背面。要不是唐中十分確定,梅韻師太跳崖定有古怪,所以才將這座孤山全面搜尋一翻,要不然還根本找不到這個山洞入口。

    “里面的情況,咱們還根本不清楚,這該如何是好?”唐慕公試探著問道。

    “這山洞一定不止一個入口。”任逍遙斷定道。

    “何以見得?”唐慕公反問。

    “如果你是倭寇,會不會找一個死穴,將自己堵在里面,讓人甕中捉鱉?”任逍遙反問道。

    “有道理,當然不會!”唐慕公也立馬贊同了任逍遙的觀點。

    “可是,那只燕雀,究竟是何來歷?”任逍遙也略感好奇道。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唐慕公也說道。

    任逍遙和唐慕公正在商議,卻見盛志強緩緩走上前來,然后冷冷說道:“原來這些倭寇,竟是藏在這里,咱們正好將他們一網打盡。”盛志強說著,便當先向洞口走去。

    “盛尊主,且慢!”任逍遙立馬阻住道。

    盛志強一聽任逍遙喝止,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魯莽,但他身法很快,已經躍到了樹林與洞口的中間地帶。

    盛志強當上這抗倭盟主,本來就有許多人不服,這時他也不想再惹太多嫌隙,于是便想回身過來,與任逍遙和唐慕公商議一下。

    只是他剛想回身,卻發現好像有些不對,四周的地面,究竟好像有異動發出。

    “呵!有埋伏!”盛志強冷冷說道。

    盛志強現在的武功在江湖上也是罕有敵手,因此縱然敵人有埋伏,他自己當然是不會害怕的。只是他一旦中了埋伏,勢必就要打草驚蛇了。

    盛志強顯然也知道自己太過大意,他早就該想到,倭寇會在洞前設立眼線,乃至布下埋伏。一旦有敵人逼近,倭寇自然會立馬知道。

    盛志強初當盟主,本來是想身先士卒,斬將立功,以求獲得更好的江湖名聲,來讓自己的盟主之位更加穩固。不想自己還沒有出手,卻反而先打草驚蛇,心里自然很是不快。

    然而,事已至此,只得順其自然。

    既然被中了敵人埋伏,那就只能沉著應戰了。

    盛志強于是停住了腳,只用心傾聽四周動靜,卻發那些古怪聲響,全是來自地下。顯然,敵人都藏身在地底,卻還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怪物。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91街机捕鱼平台 两人斗地主规则 精准3肖6码免费公开 星球线上娱乐 快三绝密公式算单双 斗牛看牌抢庄计算器 重庆欢乐生肖对应的号码 pt老虎机平台送体验金 盛杰堂正版超准单双 幸运飞艇五码码必中冠军计划 立博网上娱乐有托吗 北京pk拾倍投骗局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精准杀五码 欧泊彩票是什么软件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简单的二人扑克牌玩法